重生之都市神帝第二千零九十五章我劝你最好

2020-05-21 03:28 金融

重生之都市神帝 第二千零九十五章 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!

叶错的声音并不大,也听不出喜怒,可是却具有极强的穿透力,哪怕是战斗的轰隆声都无法掩盖得住。

无论是在交战的四个人,或者是已经重伤的弥尘昌,还是焦急万分跑向弥尘昌的弥滢和弥青,又或者是小蚕村的那些村民,都是清晰地听到了他的声音。

因为神魂吸收愈魂灵药之后,也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消化完愈魂灵药的药力,所以他在仔细地感应了一会,确定神魂伤势恢复速度稳定了之后,他本没有打算那么快出来的。

然而,当他的神念探出了阵法之后,顿时发现了小蚕村如今的情况,若是再不出来,情况肯定会变得更加糟糕,所以他不得不现身。

对于叶错的出现,分属两个阵营的战斗中的四个人,以及小蚕村这一边的人,可以说三方之人的反应都不相同。

“这个人是谁?他刚刚是躲在那里面,而且突然出现,连我都没有能够提前察觉到他的存在……”

下一瞬间,弥天忌脸色却是不禁一变:“他的身上气息,并不是觉脉境,也不是固脉境,更不是升脉境……他竟然是涅脉境!

这怎么可能,他看起来如此年轻,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偏僻荒凉之地,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涅脉境之人?

而且,他身上怎么有种让我无法看透的感觉……这是怎么回事,我怎么会看不透他?难道他的实力,比我还要强大?不可能的,他不可能比我强……

他应该是小蚕村的人,如果他加入战斗,和弥景州联手围攻我的话,不说要抓住她们,就连我的情况都会变得不妙……该死的!”

“小蚕村竟然还有如此年轻的涅脉境之人?”

叶错的出现,顿时让弥景州的心中一惊,他的第一个念头是,叶错是弥天忌的帮手,但只是一瞬间,这个念头就被他给否定了。

因为,弥天忌脸上担忧的表情,很明显地说明了一点,弥天忌并不认识叶错,不然的话,弥天忌肯定是已经忍不住得意地放声大笑起来了。

而且,许多小蚕村的村民,尤其是伤势严重的弥尘昌,在看到叶错的时候,脸上情不自禁浮现出来的喜色来判断,叶错应该是小蚕村的人,就算不是小蚕村之人,应该也不会对小蚕村的危机视而不见。

刹那间,弥景州想到这些,他的心中隐隐地多了一丝喜意:“他或许会成为我的帮手,如果有他帮助的话,解决弥天忌这个该死的混蛋,应该不成问题!”

嗖!

叶错的身影,几乎是几个眨眼的工夫,就出现在弥尘昌的身旁,然后立即给弥尘昌服下一颗疗伤丹药。

“弥错公子,我求你一件事情,立即带她们离开这里……”

弥尘昌知道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,他之所以还能活着,完全是因为刚才那红衣女子没有直接下死手,否则他已经死了。

虽然他知道叶错已经突破到了涅脉境,但是叶错只不过是才突破而已,是无法与敌人抗衡的。

而且,即使叶错能够与敌人抗衡,他也不希望叶错加入战斗中,他只希望叶错趁着这个机会,立即带弥滢和弥青离开。

“爷爷,你不要说话了……”

“爷爷,你赶紧抓紧时间疗伤,不要说话!”

弥滢和弥青此刻也没有心思去想那四人为何会打起来,又为什么要来抓自己,甚至她们都忽略自己被封禁力量的事情,她们此时最关心的是弥尘昌的伤势。

叶错确定弥尘昌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,不过他似乎没有听到弥尘昌的话一样,也忽略了弥尘昌脸上的焦急之色一样,并没有立即带着弥滢和弥青离开。

叶错的目光已经从弥尘昌身上移开,先后看向那两处战场,也没有回过头来,语气平静地问道:“村长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

弥尘昌神念传音道:“他们是为了两个丫头而来的……”

弥景州大喊道:“这位小兄弟,我求你一件事,请你听老村长的话,带着你身边的那两个女孩离开这里……”

弥天忌威胁道:“小子,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我的事情,否则的话,你必定会为此后悔,必将会死无葬身之地!”

然而,无论是弥景州的请求,还是弥天忌的威胁,叶错都是不为所动,脸上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之色,反而露出冷笑。

经弥尘昌神念传音解释,叶错便大概猜到了,那蓝衣中年男子和黑衣中年男子是同一个阵营,而且有可能弥青和弥滢父母派来的。

而那个黄衣灰裤的中年男子和那红衣女子,则是弥滢和弥青父母的对头安插的内奸,是要抓走……甚至是直接杀死弥滢和弥青。

“啊!”

叶错刚刚想说话,不过就在这时候,一声惨叫从战场中传过来,他看到那个原本重伤的黑衣中年男子,被一剑从心脏位置刺进了胸膛之中,一截剑身从他的后背穿透而出。

虽然那一剑的力量,瞬间搅碎了黑衣中年男子的心脏,而且体内很多器官也受到严重损伤,但是他也抓住机会,一拳轰击在弥湘丽的腹部,将弥湘丽轰得惨叫中倒飞而去。

砰!

似乎刚刚的那一拳,已经抽空了黑衣中年男子所有的力量,脸色无比苍白的他,身体顿时倒在了地上,没能再爬起来。

“这人没有希望了……”

叶错心中嘀咕,他可以清晰感受到,那黑衣中年男子的伤势严重之极,生机在快速流失,已然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,而且又没有像他那样逆天的自我恢复之力,很快就会彻底死去。

同时,他也发现那红衣年轻女子口中喷出鲜血,很显然黑衣中年男子燃烧了血脉之力,甚至是燃烧了生命的一拳,也给她造成了不轻的伤势。

“你去对付那个小子,制造机会,抓住她们!”

弥天忌见黑衣中年男子已死濒死状态,立即对弥湘丽神念传音,让她去对付叶错,并抓住弥滢和弥青。

这时候,他也不去管弥湘丽的实力,会受到伤势多大的影响,也不管弥湘丽是否是叶错的对手,他的目的只是让弥湘丽缠住叶错,不让叶错有机会来威胁他。

当然,如果弥湘丽能够杀死叶错的话那就更好了,即使杀不死叶错,那至少也要将弥滢和弥青两人给抓住。

弥天忌一边应对着弥景州的攻击,一边心中念头转动,打着如意算盘:“只要弥湘丽抓住了她们,到时候我就可以用她们为人质威胁,让弥景州和那个小子投鼠忌器!

而且,抓住了她们,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中了,就算情况再糟糕一些,我有人质在手,我也可以安然脱离险境……”

只是,弥天忌的如意算盘能否打得顺利,并不是他自己说了算的,因为叶错的眼神已经变得冰冷起来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版阅读址:m.

通辽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湿热体质能艾灸吗
心律失常和心悸区别